办一个图书馆

安身立命
对图书馆的记忆,就好像这篇文章说的那样,随着毕业后就那样断掉了。
我没有那篇文章的作者那样感性,觉得民办图书馆总是有一个安身立命的存在空间,反而觉得,如果民办图书馆要在这个网络时代生存,要好好的重新定位,不然不只像作者所说的,冷宫妃子独处书室,而是像花一样,灿烂过后就会慢慢的枯萎。

科技和网络的发达,改变了我们的阅读模式,同时也冲击着我们的图书馆。这样重要的变革,500多年前就发生过一次。大约在1450年前,一位叫约翰内斯.古腾堡(1398-1468年)的德国人,发明了活字印刷术,虽然他不是发明此术的第一人,但是他的发明却在欧洲引发了一次媒介的革命。这印刷术的威力就像现今的网络,它在随后兴起的欧洲文艺复兴、宗教改革、启蒙时代和科学革命等运动中都扮演了重要角色。如今,你的手上只要有一本纸本书,你只要花一点时间把它转换成 ebook, 再把它丢上网让人下载,这不像之前的古腾堡的印刷术吗?虽然这种行为我们今天叫着“老翻”。

古腾堡的學徒

网上的资讯俯首皆是,只要耐心找,就可以找到很多。举个例子,只要在 google 搜寻 “中文 ebook 网站”,你就会发现很多 ebook下载网站,合不合法的都有,版权的问题似乎变得模糊。如果我们把版权的问题暂时摆一边,那就会发现一些网站所储藏的资讯量,都不会比一个小型图书馆少。那还需要图书馆吗?那声音仿佛又在耳边响起:“书?上网下载就好了!”

站在这个位置的我们,何以安身?


注解与推荐:

  1. 第一个发明活字印刷术的人是北宋人,毕昇(? ~ 1051),比西方早了整整400年左右,但是很可惜,这个方法并没有得到迅速的广泛传播
  2. 古腾堡是何许人? 约翰内斯·古腾堡
  3. 活字印刷术, 活字印刷术的製作
  4. 古腾堡的学徒
  5. 关于版权的轻松谈话:罗辑思维 35 正版进天堂,盗版走四方
  6. 知識的奇幻旅程-書的歷史

我对图书馆一直有很好的回忆。记得高一的时候,得到一位同学的引导,使我在图书馆的书本里找到某疑问的解答后,我就知道图书馆的书海里,果然如古人说的,藏有颜如玉。当时释疑后的第一个感觉就是:”书里的东西, 怎么那么深刻?” 后来才发觉, 不是每一本书都那么的深刻,只因那是一本好书。好书是重点,那才是图书馆值得收藏的。从那次以后,我就喜欢逛图书馆了。

图书馆是让自己安静下来的地方。喜欢到图书馆闲逛的人,都会喜欢它的安静,大家就是找一个暂时不用跟人说话的藉口,躲在里面。到图书馆的人,很少说成群结党的,结党的都不到图书馆。进了图书馆,心就沉淀下来了,找了个位置,放下了心,就会到书架闲逛。因为没有带着那忙碌的心,逛书架的时候,就是一些期待,一些发现和一些惊喜,像似在海滩上尋宝贝,轻松愉快。逛图书馆是一种享受, 是一种生活, 而且是免费的。

在图书馆里,东西都是共享的。共享是一个好点子,没有人会有特权,你可以用的东西,我也可以用,你可以借的东西,我也可以借,是 平等原则 。图书馆应该是开放给任何人的,不论你是老人,小孩,年轻人,穷人,富人,任何人都可以免费的用图书馆,这是 取用平等 原则(Equity of Access to),得到知识。有一本绘本可以说明这个概念,

你所需要的

这些概念都会慢慢消除人与人的差别,消除对抗(rival),如果能传承到孩子的身上,我们的社会会和谐一些。还有一点很重要,共享东西,东西会便宜一些。

我一直感恩那位带我到图书馆的同学,深深感激,没有他,我将不晓得图书馆的好处,是他让我知道,图书馆是一个宝藏,而他就是带我去挖宝的人。有时我想,如果图书馆附有一些有趣的活动,如法拉第的圣诞节演讲会(这传统还留到现在),以说故事的方式介绍书给孩子们,那可多好?让我们也带孩子们去挖挖宝。

法拉第的圣诞节演讲

推荐与介绍:

  1. 電學之父—法拉第的故事 (这是一本令人爱不释手的小书)
  2. 法拉第

在我们的社会里,每个人就是个忙个的,老死不相往来,一往来就要打架、疑心、虚伪、欺骗、和对抗。老的比赚钱,小的比成绩,好像从来没有好好合作做事情,来,我们一起办个图书馆,让人看看书。看书好,能明理,明理则长智慧,有智慧则产生同理心,体谅人,不打架,不对抗。

以上所说的,就是小绿洲图书馆在这资讯洪流的安身立命之本,我们要站的位置。

如何维持?
安身立命有了, 如何不让它枯萎,得以维持呢?
我们几个朋友们创办时,也一直问这个问题。即使到了现在,它仍然是我们内部的第一问题,更不用说外面的人,大家都很想知道。说实在,我们也不知道。如果大家有看上一篇博文,大家就会知道,我们需要每月RM7,900的基本费用, 那等于是每月需要56名的新会员,才能达至收支平衡。我们也不知道能否达至这个目标,但是我们相信,只要我们办得好,一定会得到大家的相助。

又或许这个问题大家问反了,应该倒回来问:“我们需要这个图书馆吗?”,如果肯定的人占大多数,那我们的图书馆就得以维持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